《陳雷文選》

| | || 轉寄

Ba-suh頂ê革命

我beh坐統聯ê ba-suh去台南hit早起,我ê丈姆真無放心,幾nā擺吩咐我:「M̄通坐頭前」。我hit時m̄知伊ê意思,也無問清楚。想講大概頭前khah吵ê關係。

買票ê時,o͘-ba-sáng問我beh坐頭前抑是後面。我問伊:「差tī tó?」伊看我這個外國轉來ê草地sông,笑一下講:「頭前ê電影少年ê khah愛看。」Hit時我才知影,原來我ê丈姆hiah-nih bē放心,就是驚我這大人大種坐頭前看A片。我講:「第一排!」

車上高速公路了,電影就開始。片名大概是「深官怨」。我想,這名to無啥物A款。恬恬看規晡,也無半個人thǹg衫thǹg褲,原來是純古裝非A片。心內難免失望,無彩坐第一排,無法度bóng看。看來看去,m̄知teh演啥。M̄是妃女m̄食飯,就是太監討紅包,這款ê天下大事」,m̄知是jōa久以前ê代誌。愈看滋味愈m̄ tio̍h想beh m̄看,he電視內ê北京話大聲細聲,吱吱叫,聽起來咱會起雞母皮,聽bē慣勢。姑不而將,sóa來後面遠遠hit位坐。目睭kheh起來,想beh hioh睏,he電影m̄放我soah,繼續進攻。Soah變作beh看是艱苦,m̄看也bē使,了錢koh受罪。看別人,規車內十幾個人客,lóng頭殼歪一旁teh tuh-ku,無一個人teh看。我心內想,看著鬼!這明明是咱ê ba-suh,坐ê是台灣人客,駛ê是台灣ê車手,窗á看出去,兩旁lóng是正港台灣ê光景,那會放這款ê電影,是beh hō͘鬼看!

愈想愈m̄ tio̍h,失望變受氣。Peh起來,去頭前chhōe放電視ê車掌。He車掌kap運chiàng teh 開講哺檳榔。一枝腳翹koân koân,koh粗koh短,腳頭u貼一塊藥膏。以前若m̄是擔石á ê就是駛鐵牛ê。

我 óa去問伊:「你敢無別款片?」伊先kā我看一下,講:「今á 日無A片。」Taⁿ冤枉a!你看我敢是hit款人?趕緊kā說明:「敢無啥物台語片?…敢會使換一個?」伊hit時才瞭解我ê意思,soah受氣大聲起來:「人客一人beh看一款,我那會tàng ta̍k個應付?你m̄看別人beh看,…」我講:「你放he片無人beh看。Ah無請你電視切hō͘ hoa,阮通hioh睏。」伊剩半句話含tī嘴內,頭oat過,電視切掉,就m̄ chhap我。

我轉來我ê坐位,想講taⁿ好a,beh來hioh睏一下。目睭tú kheh去,雄雄有聽人teh唱歌,就是電視內面李碧華teh唱「滿面春風」、「中山北路行七擺」…,續落鄭已君唱「第三杯酒」…。He夭壽車掌teh放台語片!車內人客一個一個lóng醒起來看。一個面皮pha̍k kah烏烏liap liap ê草地人,大概是目睭無好,sóa來第一排我ê邊a坐,ná看家己ná講:「Ah to有che,那m̄放hō͘咱看?」恬恬看到豬哥亮ê節目,才koh講:「有夠三八!」

到台南落車ê時,車掌來收票,目睭kā我gîn一下,若像teh罵我:「kan-na 你上狗怪!」我後面一個學生kho͘ sî-á,一個唱歌:「來來來,我頭一杯祝你圓滿,第二杯祝你過關,…」親像teh支持我。Hō͘我感覺我tī台中到台南ê ba-suh頂,無意中做了一個革命,因為我有去kā車掌講:「阮beh看che !阮m̄愛看he!」同時心內疑問:「Chia ê人客是m̄是lóng teh tuh-ku tio̍h著雞災(che)?連坐車看電視也kù chāi人凌治,無一個人會去反對抗議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