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陳雷文選》

| | || 轉寄

咱ê土地,咱ê血,咱ê社會

按『Hit年三月有一工』唸劇節錄

『咱ê土地』

天使女聲(第一部):
阿姊,阿姊,恁看,
下面大海,hn̄g hn̄g是啥貨?
像一條番薯,長長e̍h e̍h,
浮tī水面,若一蕾玉蘭花。

天使女聲 (第二部):
有影,chia tō是人叫做 <台灣>ê土地 。

女一:
<台灣>,<台灣>,bat聽人講過。
女二:
是啦,山真koân,樹真青,
mā有人叫伊<美麗>。
女一:
<美麗>,<美麗>,這tè土地,
日頭teh pha̍k,山風teh吹;
nái無人唱歌? nái無人e琴? 攏無人講話?
女二:
Oh,問鳥á teh叫tī樹尾,
問鳳凰熱人開紅花,
mā有人叫伊<Formosa>,
阿伯,阿伯,che是為啥貨?
無人歡喜,kan-na雲飛(poe)?
阿伯:
雨落土地,稻á開花,
樹頂金煌,土腳金瓜,
<Formosa>,<Formosa>,
阮叫伊<美麗>。
女一:
按怎溪流無聲,一時ia̍h-á m̄飛?
Thài雄雄烏雲滿天到盡尾?
女一二:
敢會是?敢會是?
風颱大水山崩去?
敢會是?敢會是?
地動火燒大都市?

『咱ê血』

女一:
Ah,阿姊,阿姊,恁看,
海港水面,he是啥貨?
親像花kho͘,一個一個。
女二:
M̄是,m̄是,
是少年人身屍,
牽作一伙,一堆一堆。
女一:
為啥物?為啥物?
無像浮萍(phiô),自由散開?
女二:
He tō是,he tō是,
死前hō͘人鐵線kǹg腳筋,
死了海水湧來分bē開。
女一:
Oh,親像熱人未到,
水蓮花開一蕾koh一蕾。
女一:
阿姊,阿姊,恁看,
老父kò船來chhōe kiáⁿ身屍,
中國兵á gia̍h槍m̄ hō͘ in去。
為啥物?為啥物?
女二:
He tō是,he tō是,
beh討紅包beh討錢。
女一:
阿姊,阿姊,恁看,
查某beh khàu無出聲,
細漢gín á āiⁿ leh行(kiâⁿ)。
為啥物?為啥物?
女二:
He tō是,he tō是,
厝邊有人來通知,
叫伊趕緊去認屍。

『咱ê社會』

女一二:
Ah,阮知影,阮知影,
m̄是風颱大水,
m̄是地動火燒市,
實在人造ê災難比天災khah m̄通。
當初in來第二冬,
鳳凰未開猶未紅,
hit年三月有一工,
魔鬼人面無熟sāi,
已經血流滿地紅。
外chē ? 有外chē ?
無辜悲情歸土地,
到taⁿ目屎會流濁水溪,
結局天大犧牲作代價,
beh看勇敢新社會。
叫伊<和平>叫<智慧>,
叫伊<尊嚴>kap<公義>,
每年三月hit一工,
思念土地思念人,
祝福<美麗> <Formosa>,
叫伊永遠ê<台灣>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