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林茂生博士論文》

| | || 轉寄

譯者序

這有可能是天賜ê!我翻譯了阮老父ê博士論文!

Chit篇論文,tī最近幾年中間,有kúi-nā pái,koh有真chē人表示beh kā它翻譯,m̄-koh,這m̄是三工兩暝to̍h ē-tàng完成ê,所以chit件tāi-chì就án-ne放下leh。我從來to̍h m̄-bat想過會去從事翻譯chit篇論文ê工作。1998年搬來到台北以後,chiah有機會參與林茂生愛鄉文化基金ê工作。Hit年ê三月中,tī一pái基金會ê工作會議中,蘇南洲先生講,bat有人問起林茂生先生ê博士論文中譯本tī tó位?身為伊ê kiáⁿ兒,我心內有一chūn ê虧欠kah見笑,禁bē-tiâu就講:「我來翻譯!」就án-ne,我接落來chit-ê工作。M̄-koh,事後針對家己ê能力,我ê心內確實有躊躇一下。總是,我想講chit篇論文已經七十年久iáu未有翻譯,所以我就「當仁不讓」ā。

1947年老父離開hit年,我chiah十歲,對老父ê印象kah認bat,thang講是非常有限。我kan-taⁿ知影痛失一位疼我、sēng我ê老父,我只有靠厝裡ê人kah親友ê敘述(sū-su̍t)來瞭解伊生前ê部分事蹟。M̄-koh,tī翻譯論文中間,我感覺伊teh講話,伊teh對我講話;伊tī 70年前,tùi遙遠ê美國,所teh講ê是台灣ê故事,而且chiah-ê故事又koh是án-ne kah伊息息相關,對我koh khah是有切膚之痛。Tī伊頂真ê字句中間,我kah-ná ē-tàng摸tio̍h伊ê深思、伊ê悲傷、伊ê歡喜、伊ê煩惱kah伊ê ǹg望。我對老父有講bē盡ê思念,通過翻譯,我kah-ná有teh kah伊對話。我接落chit份翻譯ê工作,是我一生中所得tio̍h ê siōng大ê禮物。所以,我感謝我有chit種機會,來完成一份對我意義hiah-ni̍h深遠ê工作,mā感謝阮先生福棟以及我ê兄弟宗義、宗人、宗平kah宗光ê鼓勵。我koh khah感謝周婉窈博士,她ê細膩指正kah建議,hō͘我ê工作減少真chē困難,為tio̍h án-ne,我對她只有誠懇ê感謝。1999年六月底,我bat kah吳文星教授通電話,伊是當代研究台灣教育ê先行(hêng)者,伊慨(khài)然答應為chit篇博士論文ê中文譯本寫序;以後koh陸續承蒙李遠哲院長、曾志朗部長、城仲模副院長、高俊明牧師、李筱峰教授、吳密察教授kah林玉休教授等各界先進為chit本冊寫序,我由衷感激。

Tī翻譯過程中,黃淑敏、廖麗雪、陳雪林等基金會同仁,對使用電腦ê技術問題方面hō͘ 我真chē幫助;林淑芬tī接洽出版、排印等工作上,用盡所有ê心力;tī chia我做伙感謝。

Ǹg望chit份中文譯本ê出版,對一kóa想beh tī拋荒ê歷史中走chhōe先人腳跡ê朋友,ē-tàng得tio̍h幫助kah利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