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字文獻e5文明觀》

| | || 轉寄

第三章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現代醫療衛生書寫(一)

第三章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現代醫療衛生書寫
Tī日本殖民統治,引進公共衛生觀念、正式醫學教育chìn前,現代ê西式醫療tō已經透過醫療宣教士傳入台灣ah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ê宣教活動kap醫療事工有真密切ê關係。十九世紀開始,tòe著醫療宣教士所傳入ê醫療、衛生知識,tō是台灣現代醫學ê開始。長老教會ê醫療活動包括著對現代醫療技術ê引進,對西式醫院ê建設,對衛生知識ê傳播,koh有對醫學、護理教育e重視;tī台灣醫療史上lóng有真重要ê貢獻kap意義。值得注意ê是,chiah-ê對現代醫療建設、醫學教育kap衛生知識ê觀念mā透過台語白話字來傳播,記錄tī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lāi-té。事實上,chiah ê用白話字所書寫tī教會報ê醫療報導,tō是一phō͘台灣早期ê醫療史。總是,除了醫療歷史ê呈現以外,白話字án-chóaⁿ來書寫醫療衛生mā是一個ē-sái hō͘咱khe-khó chit-ê問題。換一句話講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對「現代醫療衛生」ê報導m̄-nā成做咱了解台灣醫療史ê第一手資料,mā ē-sái進一步探討「白話字」án-chóaⁿ來書寫現代醫療衛生。

目前針對早期由西方宣教士所引進ê現代醫療、衛生工作,大部分ê論述是khiā tī教會史ê醫療傳道、或者是醫療史ê觀點為主要切入點。總是,khah chió運用台語白話字所書寫ê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來作為論述主體。本章以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為主要分析對象,tī早期醫療史ê歷史脈絡下面,來探討白話字所書寫ê「現代醫療衛生」相關報導,以及chiah ê白話字書寫lāi-té,所呈現、吸收ê文明觀。另外,mā探討台語白話字án-chóaⁿ來表現現代醫療、衛生觀念,以及用台語白話字來表現ê時chūn,所呈現ê書寫特色。透過內容ê分析,除了ē-sài知iáⁿ台語白話字所書寫ê醫療歷史以外,mā進一步論證白話字成做傳播、吸收現代醫療智識、衛生觀點 ê文字功能kap歷史意義。白話字書寫所表現出來ê文明特質,除去教會史以外,tī台灣醫療史kap思想史上,亦有伊值得重視ê歷史地位。另外,教會報所傳達ê醫療、衛生觀念ê文章,雖然lóng屬tī醫學性ê現代知識範圍,m̄-koh ùi內容當中亦ē-tàng發覺著作者�主筆ê文學手路,chiah ê具備醫學性kap文學性ê文章,ē-sái講是台灣siōng早期ê「醫療文學」。下面根據教會報lāi-té有關醫療衛生書寫ê相關內容,分作「現代西式醫院ê設置」、「醫學�護理教育」kap「衛生知識ê傳播」這三個小節來進行論述。

第一節 現代西式醫院ê設置 Tī宣教活動ê過程中,「醫療傳道」是真重要ê部分,因為透過現代醫療ē-sài排除本地人對宣教士kap基督教ê排斥、反感,koh因為現代醫療ē-sài khah有效來解決民眾身軀ê艱苦病痛,得著大眾ê感謝kap思念。所以,現代醫療ê進行對傳教ê khang-khòe時常產生間接或者是直接ê幫助。 Tī十九世紀,來自英國kap加拿大ê宣教士分別tī台灣ê南、北透過「醫療傳道」來進行傳教ê事工,雖然目的是beh宣揚基督信仰,m̄-koh,tòe著chiah ê宣教士所帶來ê現代醫療技術、醫療建設、醫學觀念,mā對台灣ê現代化產生chiâⁿ大ê貢獻。

台灣基督長老教會ê醫療傳道時期(1865-1895)tī台灣醫療現代化ê過程中ē-sái講扮演了啟蒙性ê角色。 頭先對台灣產生影響ê,就是現代西式病院ê設置。1865年,英國基督長老教會ê醫療宣教士馬雅各(Dr. James Laidlaw Maxwell) 來到台灣,伊是第一位來台灣ê醫療傳道者,mā是西式醫療技術ê引進者,代先hē落台灣基督長老教會tī南部醫療傳道ê基石。馬雅各醫生tī台南西門外「看西街」(khòaⁿ-sai-ke)租一間厝,頭前做傳道ê拜堂,後壁做診療所,開始醫病kap傳道。來接受醫治ê人真chē,馬醫生ta̍k-kang lóng看五十外名患者。這是台灣人第一kái接觸著現代醫學,發覺著kap傳統中醫完全無kâng ê所在。 總是,無lōa久,當地傳出毀謗kap謠言,講馬醫生取人心肝、挖人ba̍k-chiu、因為人心驚hiâⁿ,百姓猶koh阻擋民眾接受醫治;馬雅各醫生不得已只好遷sóa到鳳山縣打狗ê旗後街 。1866年,馬雅各tī hia買厝做禮拜堂,亦開設一間thang收容八位患者ê醫館,這tō是「旗後醫館」,mā是台灣第一個西式病院 。後來,旗後病院人數lú來lú增加,ta̍k日有三、四十人來討藥,另外亦有五、六十ê病人tiàm tī 醫館內,因為人數siûⁿ過chē,所以ta̍k禮拜用三日做醫期,每禮拜一、三、五,hit三日外面ê患者thang來hō͘醫生看sòa發藥 ,借án-ne來減輕醫生ê負擔。馬雅各tī旗後tòa三年外,認為有七萬ê居民ê府城chiah是傳道真chiàⁿ ê目標,因為「台南府城是台灣南部第一鬧熱ê所在,ài hō͘通台灣ê人lóng得著道理,的確著ài tī府城設醫館」, 所以tī 1868年將旗後醫館交hō͘李庥(Rev.Hugh Ritchie) 牧師,tō koh tńg去府城。

後來宣道會無koh派宣教士來管理旗後ê醫療事工,kan-nā由打狗商行出經費,請醫生來辦理,頭一任ê萬巴德醫生(Dr.Patrick Manson)是馬醫生推薦--ê,萬醫生tī旗後無lōa久,tō換去廈門。值得注意ê是,萬巴德醫生tī台灣研究「痲瘋病」(癩病)、「象牙病」、「Malaria」等等熱帶病症,後來hō͘人叫做「熱帶醫學之父」。 萬醫生去廈門了後,換伊ê小弟萬大衛(Dr.David Manson)醫生來接任,萬醫生後來去福州,不幸意外過身。為著紀念萬大衛醫生ê德行kap對台灣醫學ê貢獻,後來ê繼任者有設立一間「萬大衛紀念醫院」(David Manson Memorial Hospital),中文名稱號做「慕德醫院」,這間台灣早期ê病院已經有開設醫學課程,ē-tàng講是台灣西式醫學ê開端。打狗(高雄)m̄-nā是台灣西洋醫學ê開基點,mā成做世界熱帶醫學ê發源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