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字文獻e5文明觀》

| | || 轉寄

第五章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語文教育書寫(二)

第二節 白話字時代-白話字社群ê形成kap白話字文學ê展開 一、白話字社群ê形成

長老教會對白話字ê推行m̄-nā呈現tī教會報,mā全面實踐tī教會ê醫療事工、教育事工頂面。清國末期開始,教會開始tī台灣南北創設西式ê教育體制,ùi教會小學到中學、女學、大學體制ê神學院,koh有針對盲人教育所設立ê「訓瞽堂」, ë-sái講ùi兒童教育、中等普通教育、傳道師養成教育,到特殊教育,已經建構一個完整ê教育體制。 有關清國時期長老教會所設立ê現代化學校列tī下底:

(1) 大學(今台南神學校)-1876年巴克禮牧師創設。 (2) 理學堂大書院(牛津學堂)-1882年馬偕博士tī淡水創設。 (3) 淡水「女學堂」-1884年馬偕博士創設,是台灣第一間女子學校。 (4) 中學(今長榮中學)-1885年余饒理創設。 (5) 女學(今長榮女中)-1887年朱約安kap文安姑娘創設。 (6) 訓瞽堂-1891年甘為霖博士專為盲人開辦ê學校。

以上教會所設立ê學校一方面有培養教會傳道人才ê作用,一方面mā tī清國時期ê台灣社會,扮演hō͘教育普及化ê重要角色。尤其是tī清國時期,台灣iáu是保守、重男輕女ê封建社會,教會設立「女學」,h女性有接受現代化教育ê機會,ē-sái講是chiâⁿ大ê突破。甚至tī當時社會要求女性綁腳ê風氣下面,「女學」訂定入學ê條件tō是「m̄-thang有綁腳,若已經綁了ê tāi先tio̍h kā伊tháu」。 若就女權ê觀點來看,「女學」ê設立有真大ê意義,一方面hō͘女性ê知識kap心理得著開展,另外一方面,「m̄-thang綁腳」ê入學條件mā成做解放女性身體束縛ê重要標記,教會女學確實tō是「不纏足運動的先鋒」。 除了女性,教會對著當時社會邊緣、弱勢ê盲人,mā設立盲人學校「訓瞽堂」,以實際ê教育來達成盲人ê福利,更加是人權教育ê具體呈現。

值得注意ê是,chiah ê西式教育體制m̄-nā是台灣現代教育ê先驅,mā是台灣本土語文-白話字教育ê重要搖籃。Tī光緒11年6月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創刊號ni̍h,tō刊出設立「中學」ê消息,內容提起beh tī府城設立一間中學,hō͘人thang受ta̍k項ê教示,親像「聖冊ê道理、讀白話字、唐人字,寫字,地理,ta̍k國ê紀錄,算帳(sǹg-siàu),天文」。 可見中學tī提供hō͘學生完整、豐富ê一般教育ê時,白話字ê語文教育亦是其中重要ê課程設計。另外tī光緒12年1月(教會報第17張)mā刊載「開設女學」ê消息,內容提起所beh學習ê課程是「白話字,寫字,算帳,chham ta̍k項ê女工,親像做衫,chhia̍h-boe̍h」。 Tī盲人學校「訓瞽堂」方面,創辦者甘為霖研究歐洲kap美洲地區盲人使用ê無kâng套點字法,認為羅馬拼音點字是盲人初學siōng簡單ê一種,大部分ê點字為著簡化,hō͘盲人thang khah簡單透過摸字來認bat知識,lóng是運用羅馬字字母來印成。 所以甘為霖引進西方盲人使用ê凸型字母,hō͘晴暝人用手摸凸字來認識白話字字母,ē-hiáu讀冊、點字了後chiah讀聖經。透過白話字ê點字教育,m̄-nā引chhōa晴暝人行入閱讀ê知識世界,mā改善in ê生活。另外,最高學府ê「大學」-神學校,tī課程設計中mā有白話字ê語文課程。除了課程設計,整個ê教學思考體系kap書寫系統mā lóng是用白話字。鄭兒玉針對台南神學院ê教育提出下面ê觀點:

台南神學院不但是台灣神學教育ê起步,而且具備西歐概念之現代台灣高等教育ê雛型,亦是建設現代化新台灣文化ê開路先鋒。其課程體制ê基礎教學語言kap訓練學生學術思考ê語言,是照台灣人ê白話母語,就是用羅馬字表達ê台灣白話。換話來講,巴牧師beh培養台灣人ē-hiáu用家己ê母話思考kap書寫。

由此可見,十九世紀末期教會所建立ê西式教育學校,包括中學、女學、大學、盲人教育ê「訓瞽堂」,m̄-nā phah開台灣現代化教育ê門窗,tī台灣行入現代文明ê過程中,扮演關鍵性ê先驅者角色。另外,包含白話字教育ê近代教育課程設計,以及以白話母語作為主要思考體系kap教學語言ê做法,更加是本土化語言教育ê具體實踐。

包含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白話字語文教育,以及教育體制ê白話字課程設計kap台灣母語ê教學語言,加上教會本身tī主日學、教會小學等所在實行ê白話字教育,chit寡對白話字語文教育ê推動,m̄-nā豐富chē chē信徒、讀者ê信仰教育,mā hō͘真chē原本無機會接受教育ê社會普羅百姓,透過白話字得著了解外國資訊、認bat知識ê機會。Tī歷史ê過程中,「白話字」mā成做長老教會真重要ê本土特徵。Ùi十九世紀ê 1885年到二十世紀ê 1960年代,雖然經過日治時代kap戰後國民黨政府強勢ê國語政策,m̄-koh chit段將近85冬 ê時間猶原是白話字tī教會hông普遍使用ê年代 。Tī chit段台灣ê「白話字時代」lāi-té,以閱讀白話字、書寫白話字、透過白話字吸收外界資訊kap知識、藉著白話字聯絡感情等等使用白話字ê人,tāu-tāu-á形成以白話字成做主要文字媒介ê文字社群,亦tō是台灣ê白話字社群。

Chiah ê tī台灣ê白話字時代以白話字成做文化kap知識養成ê白話字社群,tī殘酷ê語言政策下面,透過ē-tàng完整表達台灣母語ê白話字,成做in書寫、閱讀kap思考ê文字系統,tng當台灣人hông剝削使用母語權利ê時,in進行ê是一項chhàng-bih tī歷史底層,透過使用白話字tī民間保存台灣民族母語ê本土語文活動,意義真大。總是,目前白話字ê使用一方面tòe著國民黨國語教育ê強勢來消失,甚至t„教會內部mā kan-nā chhūn少數老一輩ê信徒iáu koh有teh使用。另外一方面,tōe著老一輩信徒ê凋零,mā hō͘白話字ê使用tī歷史漸漸消失。筆者透過田野調查ê訪談,希望ē-tàng khah具體了解台灣ê白話字社群,進一步走chhōe白話字社群ê時代kap記tî。

Chit ê田野訪談ê受訪者大多數是長老教會第三、四代ê信徒,年歲ùi 71歲到90歲lóng有,平均年歲是80歲。In lóng tī日治時代出世,經歷日治時代到戰後ê時代背景。雖然chit ê訪談ê時間點超出本論文1885年到1942年ê研究範圍。M̄-koh,咱ē-sái ùi chit寡戰後ê白話字使用者所形成ê白話字社群,來知iáⁿ戰前亦有 kâng-khoán ê情形,mā thang看出白話字社群ùi戰前到戰後ê延續性。另外,因為chiah ê受訪者所經歷ê kap回憶ê亦是日治時代,或者koh khah早以前ê時代背景。Ùi in ê回憶所呈現ê記錄,亦ē-sái成做1885到1942年間研究範圍ê外圍論證。針對訪談「白話字社群」ê紀錄,ē-sái歸納做下面三點:

(一)白話字ê學習背景kap經驗 目前80歲以上ē-hiáu白話字ê人,大部分lóng是細漢7、8歲以後進入「主日學」ê時開始接觸白話字ê教育。早期主日學ê白話字教材是一張紙,頂面印有子音、母音kap聲調,後來chiah有白話字課本,課本mā增加呼音ê練習。囝仔一開始lóng先入字母班,讀熟以後ē-tàng進入聖詩班,最後是聖經班。三ê階段完成以後,chiah算是完成白話字教育。除了主日學ê學習管道以外,mā有ùi厝內親人hia學著白話字ê。厝內人tī教學過程中會用糖á鼓勵或者唸趣味ê口訣來增加學習效果。親像張先生回憶阿嬤teh教白話字ê時tiāⁿ tiāⁿ會唸:「一kái學乖、二kái學巧,三次iā bē-hiàu,一生去了了」,hō͘伊印象真深。
Tī學習速度頂面,通常認為ùi細漢入主日學開始,一禮拜學一kái,差不多2冬ê時間tō lóng完全ē-hiáu。有ê雖然細漢受過白話字訓練,總是後來因為生活ê關係離開白話字ê學習環境,m̄-koh,tng當in後來有機會koh再重學ê時,lóng真緊tō ē-hiáu白話字。比如講楊女士一直到40歲chiah因為khang-khòe ê關係 koh再接觸白話字,kan-nā 3 kang ê時間tō學ē-hiáu ah。另外,白話字ê簡單好學hām囝仔mā ē-tàng做老師,鍾女士講起伊ê阿公學白話字ê經驗真特別,原來阿公少年ê時bat有一kái hō͘叔伯兄弟kā伊phah,後來到台南新樓病院醫治,開始接受福音,因為無讀冊,無受過教育,所以ùi白話字開始讀,當時tō是一個囝仔教伊讀ê。「囝仔tō ē-hiáu教白話字」ê故事ùi阿公時代流傳落來,成做in後代子孫學白話字ê家族記tî。

(二)白話字ê使用情形 不管是tī主日學或者厝內學白話字,主要目的lóng是beh ē-hiáu讀聖經,認bat道理。總是除了宗教領域之外,白話字mā hông普遍運用tī各領域。Tī教會內,白話字成做主要ê通行文字,親像教會報、牧師ê講道稿、教會憲法、法規、教會各種正式會議ê會議記錄lóng用白話字來書寫。除了公領域ê文書紀錄以外,白話字mā運用tī私領域ê phoe信書寫頂面。教會報lāi-té,tō刊載真chē用白話字書寫ê phoe信,比如講1917年3月<甘為霖ê phoe>、1916年2月<馬醫生ê phoe>、1919年2月<文姑娘ê phoe>等等。用白話字寫phoe ē-tàng講是白話字社群共同ê經驗,受訪者中ta̍k位lon2g bat用白話字寫phoe hō͘親人kap朋友,主要是因為用白話字寫phoe ē-tàng siōng親切來傳達口語ê感情,m̄-bián經過翻譯kap解釋tō ē-tàng kā心所想ê、chhùi所講ê自由書寫落來。想beh用家己ê母語寫phoe,mā成做真chē人開始學白話字ê動機。親像李女士tī讀長榮女中ê時代開始用白話字寫phoe,為著beh kap媽媽通phoe,所以利用暑假2個月ê時間專工教媽媽白話字,後來母子開始透過白話字來通phoe。日治時代ê政治、文化運動家蔡培火mā是因為13、14歲ê時beh kā阿兄通phoe chiah開始接觸白話字,kan-nā 3 kang ê時間tō學ē-hiáu,以後tī日文kap漢文ê學習頂面,lóng得著白話字真大ê幫贊 ,甚至因為本身ê學習經驗,提倡台灣白話字運動,成做蔡培火一生重要ê社會實踐。

Tī白話字社群中,用白話字寫phoe mā bat發生趣味ê tāi-chì,張先生回憶戰爭時期,老pē離開台灣,後來用白話字寫phoe寄tǹg去厝,日本警察因為看無koh特別來查問,等待伊用台語唸出內容以後chiah離開。Koh親像柯先生tī做兵ê時接著厝內親人寄來ê白話字phoe,班長lia̍h-chún是英語phoe,經過解說了chiah知iáⁿ原來是白話字。白話字tī早期因為主要流傳tī教會內部,外界ê人khah無了解,所以時常產生kā白話字當做英語ê類似情形,m̄-koh mā因為án-ne,白話字成做一種「我族」內部ê識別象徵,kan-nā tī共同「文字脈落」下面ê人chiah會互相了解對方ê意思。致使白話字ê書寫tī語言、文字所代表ê社會意識téng-koân,形成區別「我族」kap「他族」ê民族意義。十七世紀荷蘭人引進羅馬字,提供當時ê平埔族書寫本身語言ê文字系統,荷蘭人離開台灣以後150外冬,Siraya平埔族猶原繼續使用羅馬字來kap漢人定訂土地契約,產生新港文書。以羅馬字來書寫土地契約m̄-nā是平埔族相對漢人ê自我認同,新港文書mā成做in對抗漢人ê區別性象徵記號。 Tī白話字社群ê訪談中,mā有將白話字當作thang「秘密通phoe」或者是書寫個人私密tāi-chì ê文字工具ê情形。

除了寫phoe以外,白話字mā用來書寫日記、寫家庭紀錄、速記上課筆記、用來編寫教會特別節目ê迷猜、劇本,mā用tī書寫履歷書、祝賀新婚詞、告別式紀念冊等等,ē-tàng講被充分運用tī每一個階段,使用範圍真闊。值得提起ê是,白話字mā成做書寫、創作ê利便工具。親像劉女士因為家境ê關係,一生m̄-bat受過漢字教育。總是,接觸白話字以後,伊開始將家己人生ê經歷,包含家庭背景、親子關係,婚姻生活等等生命歷程,用唯一熟sāi ê白話字書寫落來。透過女性ê觀點kap生活化ê台語,真精采呈現出所生長ê年代kap時代氣氛,hō͘呂興昌教授kā評論做台灣ê「素人作家」。M̄-nā án-ne,伊ê作品mā ē-tàng講是用台灣母語創作ê「女性生命家族史」,不論就女性文學á是台語文學ê角度來看,lóng有真大ê意義。Ùi chia mā thang說明白話字ê利便性kap好學ê特質。對無法度接受體制內漢文教育ê女性、弱勢民眾來講,白話字成做in發揮思想、靈感ê唯一媒介,白話字書寫亦因為án-ne成做民間心聲ê重要呈現。

(三)對白話字ê看法 早期教會內bat流傳「bat字bat道理」這句話,意思是「若bat白話字tō bat聖經道理、做人道理kap bat知識」。另外,早期tī社會上mā流傳「基督徒有三樣好處:不纏足、不迷信、而且都讀過書、認識字(白話字)」ê講法,顯示出教會kap白話字ê密切關係,mā表達學白話字對各種知識ê進步真有幫助。真chë受訪者mā確實透過白話字來得著進入知識世界ê só-sp5,親像柯先生tō認為學白話字對伊siōng大ê影響就是thang透過「甘字典」來認bat漢字,伊ê pē母原本是漢字ê文盲,總是因為ē-hiáu讀白話字,所以ē-tàng學習漢字。Koh像鍾女士認為因為ē-hiáu白話字,所以讀英語加真好讀,加khah緊。由此可見白話字mā是學習第二語言ê重要工具。綜合來講,受訪者對白話字ê看法有下面kúi點:(1)白話字ē-tàng幫助文盲,無接受漢字教育ê,mā ē-tàng bat字。(2)白話字對學英語真有幫贊。(3)白話字ē-tàng寫咱台灣話,ē-hiáu講tō ē-hiáu寫,真方便。(4)白話字會hō͘教會形成和諧ê氣氛,因為大家讀聖經、聖詩ê時lóng讀kâng音。(5)白話字ē-tàng保存台灣文化。(6)白話字不但台語ē-sái用,客語、排灣語mā ē-sái用,台灣現在無家己ê官方語言,beh成做一個新koh獨立ë國家,母語真要緊,有母語chiah有家己ê文化。Ùi頂面ê歸納ē-sái知iáⁿ,白話字ê實用性kap ē-tàng保留台灣文化ê功能是受訪者對白話字主要ê看法。

以教會ê白話字語文教育所形成ê白話字社群,是相對華語漢字、日語使用者ê語文社群。雖然經過清國、日本、國民黨政府等無kâng政權,in lóng用台灣人ê語言kap文字tiām tiām tī民間社會存活。白話字使用者用白話字讀聖經、吟聖詩,看教會報,用白話字學習漢文kap外國語文,用白話字kap世界知識chih接,koh透過白話字來掌握文字權kap書寫權,使用tī個人ê書寫kap各項事務ê紀錄。以白話字為主所形成ê白話字社群,teh進行ê語文活動m̄-nā發生tī早期ê教會內部,現在mā猶原koh繼續tī台灣民間社會發展,成做白話字時代ê歷史見證。

二、白話字文學ê展開 世界文學ê產生大部分lóng受著聖經ê影響,台灣mā無例外。1916年巴克禮出版白話字聖經,台語白話字聖經ê出版mā直接影響著台語文ê使用,以及台語白話文學、台灣文學ê書寫。另外一方面,tòe著白話字語文教學ê推行,以及白話字社群ê形成,mä漸漸建立白話字文學發展ê基礎。1920年代,正式出版ê賴仁聲小說集《阿娘ê目屎》(1925年)kap鄭溪泮小說集《出死線》(1926年),兩本小說ê產生lóng是白話字文學行向成熟ê具體表現。

總是,tī 1920年代白話字小說出世chìn前,教會報tō已經刊載真chē短篇ê文學作品,chiah ê作品ē-tàng講是台灣siōng早期ê白話文學。另外,in mā t„白話字文學發展成做成熟ê過程中,扮演重要ê基礎角色。教會報ê白話字文學作品ùi 1885年到1942年中間主要ē-tàng分做六類:

(一)小說 教會報早期ê小說作品主要以短篇小說為主,篇幅khah短,情節mā khah簡單。總是,chiah ê出現tī十九世紀ê白話字短篇小說soah tī台灣白話文學史上扮演phah頭陣ê重要角色。其中,tī 1886年1月所刊載ê<日本ê怪事>是教會報siōn早ê一篇小說,內容描寫tī日本ê庄腳,有一個旅館ê店主tú著一個假做老狐狸ê人客,hō͘人客利用驚妖怪kap痟貪ê心理騙錢ê故事。Tī台灣文學史上,過去通常認為「追風」tī 1922年發表ê<她要往何處去>是第一篇小說,m̄-koh蔣為文就台語白話字文學ê角度來看,指出<日本ê怪事>m̄-nā比「追風」ê<她要往何處去>khah早,甚至mā比「賴和」1926年ê第一篇小說<鬥熱鬧>早40冬」。 由此可見,若將台語白話字文學khǹg入台灣文學史再思考,會突破過去學術界忽略白話字文獻ê侷限,開展新ê文學史詮釋。除了短篇小說以外,教會報tī日治時代末期mā開始刊載長篇小說。1939年8月ê<用ka-chiah ǹg上帝>是第一篇tī教會報刊載ê小說,這篇小說連載五期以後,教會報koh tī 1940年繼續刊載<只有一條路>、<伊是我ê丈夫>、<兩款ê疼>,以及<兩極端ê教育(1)>、<兩極端ê教育(2)>等五篇連載小說。以上chit寡作品ê作者lóng是賴仁聲,伊是白話字文學作品量siōng豐富ê作家。教會報刊載ê小說看起來雖然lóng是獨立ê篇章,m̄-koh作者tī 1940年4月ê<只有一條路>中說明講,小說作品ê總題目是「疼ê勝利」,lāi-té包含:(1)<用ka-chiah ǹg上帝>,(2)<只有一條路>,(3)<黎明>,(4)<各各他ê路>。所以,1939 ê<用ka-chiah ǹg上帝>只是<疼ê勝利>chit篇小說ê「頭序」niâ,ùi chia ē-sái知iáⁿ作者ti71920年代ê白話字小說集出版之後,koh teh繼續進行寫一篇長篇ê宗教小說。賴仁聲出版ê小說集包括:《阿娘ê目屎》(1925)、《刺仔內ê百合花》(1954年)《可愛ê仇人》《1960年》。

(二)散文kap報導文學 散文體ē-tàng講是教會報lāi-té數量siōng kài chē ê文類。另外,真chë人lóng認為台灣一直到二0世紀ê九0年代chiah 正式有「報導文學」ê產生,其實早tī十九世紀ê八0年代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tō已經有真精采ê報導文學ah。Chiah ê文章m̄-nā描寫出當時社會或者國外ê重要時事報導,mā有文學手路ê藝術性表現。親像1886年2月<北港媽ê新聞>,是描寫清末嘉義城北ê人迎北港媽祖,soah kā媽祖siak落來ê tāi-chì,引起北港kap嘉義信徒衝突ê社會新聞。另外,1887年4月<迎佛冤家>mā是描寫發生tī府城,信徒因為迎媽祖「搶頭香」sio-phah ê社會消息。除了漢人ê社會報導以外,mā有原住民ê新聞,1911年9月ê<生番內地觀光>一文,描寫日本總督府招待原住民ê頭目去日本參觀軍方武器、工廠、兵隊kap珍貴文物ê新聞,作者除了具體報導原住民參觀ê情形,mā表達出對chit ê現象感覺感慨kap同情ê心理。Tī國外新聞方面,親像1912年6月ê<攻破大船>描寫世界重大ê船難事件「Titanic」(鐵達尼號)ê消息。Chiah ê散文m̄-nā是台灣文學ê重要資料,文章所報導ê早期台灣社會新聞kap民間宗教情形,mā是研究台灣社會史ê重要文獻。

(三)詩歌 教會報中有真chē詩歌體ê文學作品,親像1915年9月ê<浪蕩子歌>、1917年2月ê<食薰歌>、1930年2月ê<願主無放sak>、1933年6月ê<學字歌>、1935年5月ê<震災悲傷歌>等等。Chiah ê作品大部分lóng用民間文學流傳ê七字仔歌謠ê形式來創作,主題方面真多元,除了有宗教信仰ê歌誦、基督教義ê傳達以外,mä有針對社會時事來抒發,或者是勸善ê主題呈現,親像<食薰歌>,kùi首詩總共分做十二段,主要teh勸人mài食薰,下面舉其中二段:
Khó͘-khǹg tông-pau chèng tāi-ke, 苦勸同胞眾大家, Bo̍t-tit chia̍h hun hāi sin-thé; 莫得食薰害身體; Ǹg-bāng seng-khu ióng kiāⁿ-kiāⁿ, 向望身體勇健健, Chù-jiân chē-chē chia̍h tn̂g-miā 自然chē-chē食長命。

Hun ū to̍k-sò͘ ku2i-nā chéng: 薰有毒素kúi-nā種, Tē-it chiū sī Nî-kó͘-teng. 第一就是尼古丁; Nî-kó͘-teng to̍k chin lī-hāi, 尼古丁毒真利害, Sa°-tih lo̍h âu sí chiū lâi. 三滴落喉死就來。

Ùi「七字仔歌謠」ê書寫形式kap「勸善」ê內容主題來看,表現出白話字文學受著傳統民間文學ê影響。Mā顯示出西式ê基督宗教進入台灣,tī文學形式頂面融合台灣社會背景ê情形,以及土著化ê過程。

(四)戲齣 林茂生tī 1924年11月到1925年2月,發表<戲齣:路德改教>,chit ê戲齣tī教會報連載四期,屬於短篇戲劇ê形式,後來koh tī 1925年由「新樓冊房」出版,冊名是《路德改教:歷史戲》。內容是以路德馬丁(Martin Luther,1483-1546)進行宗教改革ê故事做為題材,是文學史上真難得ê劇本文類。另外,教會報tī 1930年12月刊載ê<對話戲>kap1938年12月ê<クリスマス放送(聖劇)>、1940年12月ê<クリスマス劇「伊是罪人ê救主」>三篇戲本lóng是聖誕節ê時beh tī教會演出ê戲齣。<對話戲>是針對主日學ê學生所寫ê,所以對話加khah簡短。另外兩篇「クリスマス劇」內容主要以耶穌誕生ê故事,以及基督宣教ê傳達做主題。

(五)翻譯文學kap寓言故事 翻譯文學ē-tàng講是教會報真有特色ê文類。內容包含著世界名著、伊索寓言、童話故事,koh有歐洲國家ê文學作品等等。傳教士將chiah ê作品ùi英語翻譯做台語白話字,mā hō͘台灣人tī十九世紀tō接觸著世界文學。Chit寡翻譯文學t„教會報刊載ê時,有時會配合解說文學作品ê圖片,所附ê插圖有時亦有歐洲童話故事ê氣味,透過台語teh閱讀ê過程,hō͘人會產生「異國情調」ê氣氛,這kiam-chhái mā是台灣人tī文學作品中體會著異國情調siōng早ê經驗。世界文學名著ê翻譯親像<天路歷程>的連載,koh親像1896年11月ê<大石亦著石á kēng>是伊索寓言中「獅子kap老鼠」ê故事,1896年12月ê<貪字貧字殼>是「貪心的狗」ê故事,1915年9月ê<塗炭仔>是格林童話中「灰姑娘」ê故事,另外包括<知防甜言蜜語>等文章lóng是ùi西方ê寓言故事翻譯過來ê作品。

(六)學術論述 除了純文學ê作品以外,教會報mā刊載用白話字書寫ê學術論述,親像日本時代台灣ê知識菁英林茂生tī 1932年6月到1933年10月連載十四期ê<基督教文明史觀>tō是一篇論述性chiâⁿ強ê長篇文章。林茂生tī<基督教文明史觀>一文中,ùi兩方面來論述基督教文明ê特質,第一是基督教ê精神方面有五大要素siōng重要,分別是:(1)上帝ê觀念,(2)罪惡ê觀念,(3)自我否定ê觀念,(4)積極ê道德觀念,(5)人類愛ê觀念。第二是基督教精神所發展出來ê文明產物,包括來世主義、向異邦傳福音、基督教文化ê普及性等等。 可惜chit篇具備歷史專業ê學術論著,林茂生並無完成。另外,顏振聲醫生所寫ê<南部教會醫療傳道史>ùi 1940年6月到1941年8月連載tī教會報,內容詳細紀錄ūi 1865年馬雅各醫生來台醫療傳道開始,台灣南部西醫ê事跡kap醫館ê設立情形。是一篇兼備歷史kap醫學專業ê學術論著,mā是「台灣第一部有系統記述西醫ê醫學史」。 除了頂面兩ê長篇文章以外,koh有無刊載tī教會報lāi-té,m̄-koh mā是白話字ê重要學術論著作品,親像蔡培火ti71925年出版ê《十項管見》,m̄-nā是台灣文學史上第一本散文集,mā是白話字ê社會文化評論集。另外,戴仁壽醫生tī 1917年出版ê《內外科看護學》,kui本lóng用白話字來書寫內外科護理ê專業知識,是訓練護理人員ê教科書,mā是台灣重要ê醫療文獻。

以上六種文類是教會報(1885-1942)ê白話字文學作品內容,chiah ê作品m̄-nā是白話字語文教育ê文學教材,mā證明白話字m̄-nā ē-sái書寫純文學作品,亦ē-sái書寫學術專業論著。另外,白話字文學 ê出現tī台灣文學史上mā充滿意義。呂興昌教授tī 1995年bat對台灣新文學ê起源提出重新解說ê觀點:「Tī新文學運動chìn前ê 30 kúi冬,教會內流傳ê刊物tō已經登載真chē優秀ê作品,台灣新文學ê萌芽期ài提早30 kúi冬,伊可能m̄是出現tī二十世紀ê二0年代,應該是發生tī十九世紀ê八0年代」。 Ùi chia mā thang看出白話字文學tī台灣文學史上ê先創性。

Chiah ê以民族ê母語來創作ê白話字文學,m̄-nā有填補1920年代台灣新文學運動chìn前空白期ê意義,hō͘台灣文學史向前延伸,而且更加多元、豐富。另外一方面,教會報中ê語文書寫mā提早實踐著1930年代台灣話文運動時期所提出ê「chhùi舌kap筆尖合一」ê觀點。Tī書寫內容方面,白話字文學雖然起源ùi教會系統,本質上有宣傳基督教信仰ê目的。M̄-koh tī「宗教」小說/作品以外猶原相當有台灣在地特色,chit寡文本精采描寫出當時台灣ê人物、思想、光景,以及社會背景,tō若親像時代的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