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字文獻e5文明觀》

| | || 轉寄

第五章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語文教育書寫(三)

小結 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語文教育書寫ē-sái ùi十九世紀白話字ê傳入背景講起,西方傳教士引進白話字,主要目的是beh透過白話字簡單好學ê文字特質來普及教育,hō͘信徒ē-hiáu家己讀聖經,接觸道理。根據蔣為文ê分析,白話字因為是屬於音素(phoneme)文字,具備語言學頂面「語音hām符號一對一對應」kap「線性排列」ê設計方式,所以真簡單學、記音koh準確。信徒只要ē-hiáu 23個字母kap 8個聲調,tō ē-tàng認字、看冊,學習效率確實比漢字加真koân,所以不論男女老幼,或者是「晴暝人」,lóng thang透過學習白話字來認bat知識,達成「有教無類」ê目的。因為án-ne,教會全面來推行白話字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是真重要ê語文教育管道,另外,教會tī台灣南北所創設ê西式ê教育機構,m̄-nā phah開台灣現代化教育ê門窗,tī台灣行入現代文明ê過程中,扮演關鍵性ê先驅者角色。其中,白話字教育ê課程設計,以及以白話母語作為主要思考體系kap教學語言ê做法,更加是推sak本土化語言教育ê具體實踐。

因為教會對白話字ê全方位推行,tāu-tāu-á形成以白話字做為主要文字媒介ê文字社群。Chiah ê以白話字成做文化kap知識養成ê白話字社群,透過ē-tàng完整表達台灣母語ê白話字,成做in書寫、閱讀kap思考ê文字系統,tng當台灣人hông剝削使用母語權利ê時,in進行ê是一項chhàng-bih tī歷史底層,透過使用白話字tī民間保存台灣民族母語ê本土語文活動,意義真大。另外一方面,tòe著白話字教育ê推行kap白話字社群ê形成,mā成做白話字文學發展ê基礎,tī台灣文學史上,扮演先創性ê意義。整體來講,白話字是普羅百姓接觸知識ê só-sî,mā是文字權kap書寫權ê落實,tī文字ê改革kap語文書寫ê層面來講,lóng有普及人權ê進步意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