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字文獻e5文明觀》

| | || 轉寄

第六章 結論

本論文以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為分析對象,透過「物質文明」kap「精神文明」ê角度來探討台語白話字書寫中ê文明觀。具體ê討論方向是「平面媒體」、「現代醫療衛生」、「新知識ê吸收」kap「語文教育」四ê部分。Tāi先,tī物質文明方面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創辦kap1880年馬雅各醫生捐贈一台活字印刷機有真密切ê關係。因為印刷機ē-tàng大量印刷,chiah有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產生以及白話字印刷品ê普及。總是,若ùi十六、十七世紀歐洲活字印刷術ê發展背景來看,印刷術所形成ê知識普及化,引動了近代歐洲ê重大改變,包括宗教改革ê興起、國民文學ê產生,以及近代民族主義kap民族國家ê形成。Chiah ê對近代西方歷史進展所產生ê影響,關鍵性ê因素ē-sái講是透過印刷機形成ê知識普及,促進人民知識ê啟蒙。相對來講,十九世紀台灣第一台印刷機ê傳入,以及第一份平面謀體-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產生,表現出作為一個大眾媒體外在物質條件ê成熟。透過「聚珍堂」ê大量印刷、發行,kap巴克禮牧師ê編輯方針,加上各教會、讀者之間ê共同創造,亦形成一個獨立ê發行網kap傳播機制。

Ùi物質文明ê角度來看,這tī台灣歷史上ē-sái講扮演著先驅性ê角色。除了外在客觀條件ê形成之外,koh khah重要ê是,tī印刷機ê傳入、白話字教育ê推展、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產生,多層面ê影響之下,mā帶動教會信徒kap讀者ê內部改變,亦就是文字產生「氣力」ê改變。透過白話字教育,一般ê普羅百姓thang掌握著漢字之外ê文字工具,突破過去文盲ê世界,進一步達到思想ê啟蒙。Koh加上印刷機大量印製白話字ê書籍,提供讀者閱讀ê多樣性,透過閱讀亦thang帶來知識、思考kap價值觀ê改變。另外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無限定tī宗教性內容ê知識傳播,亦成做讀者進入現代知識ê重要管道。十九世紀活字印刷機ê傳入kap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產生,tī台灣物質文明ê進展內底,具備先驅性ê時代意義;所影響ê層面m̄-nā外在客觀ê媒體物質條件,koh加上「白話字」成做當時ê信徒kap讀者知識改變ê力量,因為án-ne所形成ê知識啟蒙kap知識普及化、常民化mā帶動內部ê改變,以及精神文明ê進一步開展。

Tī精神文明方面,本論文ùi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內容中ê現代醫療衛生書寫、對新知識ê吸收,以及語文教育書寫來切入,討論白話字表達出來ê思想kap內涵,以及文字書寫呈現ê文學手路。其中對衛生醫療ê書寫,咱ē-sái看著一phō台灣早期醫療史ê呈現,koh有白話字對現代醫療衛生知識ê吸收,以及tī書寫文字頂面,針對無kâng主題所形成ê文字風格kap文學技巧。

另外,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對新知識ê吸收包含著自然科技、社會人文、世界新知kap台灣ê生活知識等等豐富ê知識內容。為著將來自世界ê新知識做真簡單好bat、猶koh詳細、深入ê紹介,教會報透過趣味性ê筆法、生活性ê譬喻,或者是圖片、表格kap「有奬徵答」、「問答設計」ê設計,來增加讀者對新知識ê理解,這mā是將新知識ùi引進到吸收、呈現koh在地化ê過程。Tng當讀者透過白話字teh吸收chiah ê新知識ê時,m̄-nā增加個人ê知識kap見聞,mā tāu-tāu-á開展著台灣ê新視野。

Tī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語文教育書寫方面,ùi創刊號開始,tō顯示長老教會推sak白話字ê文字主張。透過白話字ê學習,m̄-nā hō͘信徒ē-hiáu家己讀聖經、聖詩,接觸道理,mā是引chhōa普羅百姓接觸知識世界ê重要管道,另外,白話字mā是文字權kap書寫權ê落實,tī文字ê改革kap語文書寫ê層面來講,lóng有普及人權、啟蒙知識ê進步意涵。教會對白話字ê全方位推行,mā tāu-tāu-á形成以白話字做為主要文字媒介ê文字社群。Chiah ê以白話字成做文化kap知識養成ê白話字社群,透過ē-tàng完整表達台灣母語ê白話字,成做in書寫、閱讀kap思考ê文字系統,所進行ê是一項chhàng-bih tī歷史底層,透過使用白話字tī民間保存台灣民族母語ê本土語文活動,意義真大。另外一方面,tòe著白話字教育kap白話字社群ê形成,mā成做白話字文學發展ê基礎,十九世紀開始出現tī教會報ê文學作品,hō͘台灣文學史向前延伸,而且更加多元、豐富,tī文學史上扮演先創性ê意義。

透過本論文tī「平面媒體」kap「現代醫療衛生」、「新知識ê吸收」、「語文教育」kúi ê主題ê分析kap討論,ē-sái知iáⁿ白話字具備吸收文明觀念、現代知識ê文字功能,以及ē-tàng siōng tah近民間語言來書寫ê文字特色。Ùi十九世紀開始,藉著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傳播kap教育,白話字mā扮演tī民間傳播知識、啟蒙思想ê角色。Tī台灣文學史上,白話字ê文字功能kap歷史意義長期hông忽略,總是,咱若ùi台灣第一份報紙來觀察白話字ê書寫,m̄-nā ē-sái證明台語白話字對現代醫學、文明知識、語文教育ê吸收實際上比台灣人透過漢字、日文來吸收文明知識lóng koh khah早,ē-tàng講是台灣近代文明啟蒙ê根源。另外一方面,tī台灣長期被殖民ê歷史過程中,白話字m̄是經過殖民語言,卻是用台灣人ê母語來表達、來紀錄、來書寫歷史kap社會ê變遷,表現出「民間文書」ê特質,ē-sái講是台灣人珍貴ê文化資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