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《白袍.白杖》盲人醫師自傳》

| | || 轉寄

《專文推薦》 一位視障醫師ê艱辛求學路

Kah俊育兄tī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認bat無久,我to̍h發見伊多才多藝、興趣廣泛(hoat),特別是伊對視障朋友福利ê鼓吹kah奉獻,hō͘ 我非常敬佩。Chit pái伊完成《白袍·白杖》( 「White Coat, White Cane”)ê翻譯初稿了後,請我幫伊校稿。伊認為我是精神科醫生,對醫學名詞khah熟似,對醫學生ê苦樂滋味有親身ê經驗,而且對本冊主角哈特曼醫師(David Hartman, M.D.)ê專業―精神科mā khah了解。後來koh ài我寫序文。我一向受俊育兄對視障朋友奉獻精神ê感召,所以m̄敢無答應。

讀完chit本冊了後,我深受感動。Chit本冊是哈特曼醫師ê自傳,其中m̄-nā記載伊成做美國第一位完成醫學教育輝煌成就ê盲人,koh khah難得ê是描寫伊克服百般障礙,準備申請醫學院、完成醫學教育ê過程,而且用精神醫學ê心理觀點來詳細描寫並做對點(華語ê「中肯」)ê分析,對視障者á是明眼人朋友來講,這lóng是一本值得來讀ê好冊。

一位活潑好動ê cha-po͘ gín-á,因為視網膜剝離soah視力減退,經過幾pái開刀治療,iáu是無法度挽回伊ê視力 ;伊八歲ê時終其尾完全失明。手術ê痛苦無算,失明後ê生活發生一百八十度ê轉變, m̄-nā家己tio̍h重新適應失明ê生涯,連家人mā跟tòe tio̍h學習án怎來對待chit-ê失明ê cha-po͘ gín-á。老母用保護弱者ê心態來對待伊,伊ê阿姊卻激勵伊學習自立,chit家人之間複雜koh微妙ê關係,作者lóng有深刻ê描寫kah分析。

當伊teh讀盲人小學以及後來進入一般高中teh讀ê時,對視障學生ê教育方針mā有獨有特殊ê感受kah見解。是m̄是khah強迫每位視障學生學習織籃ê技術,thang來準備將來有基本ê謀生技能?Á是應該挑戰每位學生發揮潛能,鼓勵訂定khah koân ê目標,免得浪費才華?伊講假使伊規規矩矩來學織籃á是其它ê盲人傳統工作,伊to̍h會失去將來做醫生ê機會,伊ê看法值得大家去深思、檢討。

當伊表示伊ê志向是beh做一位醫生ê時,除了伊ê阿舅半信半疑,kā伊潑冷水,連伊ê雙親lóng感覺伊是teh做夢,勸伊去讀心理學,將來做一個心理治療師;當然koh khah m̄免期待醫學院ê入學審查委員會願意接受伊ê入學中請。伊總共申請十間醫學院,包括哈佛、耶魯、賓州等大學ê醫學院,差不多全軍覆沒(hok-bu̍t);伊iáu保留hiah-ê入學審 查委員會寄hō͘ 伊ê拒絕入學信件,並且tī冊中登載出來伊所受ê打擊,表露無遺。M̄-koh,伊無放棄而且繼續努力,終其尾進入添波大學(Temple University)ê醫學院。伊回顧讀大學kah準備申請醫學院ê時,有幾位教授對伊特別關照kah鼓勵,伊非常感激。伊家己以後mā特別關照視障者,並且呼籲社會大眾ē-tàng像伊所感激ê教授仝款, hō͘ 視障朋友有機會發揮in ê潛力。

伊就án-ne開始四年ê醫學生生涯,醫學院ê課程對明眼學生來講都有夠食力ê,想像視障學生án怎學習解剖學;án怎看病人;án怎克服病人kah教授對伊ê m̄信任?伊tī冊中描寫克服chiah-ê困難ê撇(phiat)步,hō͘人phah桌hoah好。

最後伊畢業à,成做美國(有可能mā是全世界)第一位得tio̍h醫學博士學位ê盲人,新聞、 電視熱烈慶賀報導,伊ê成就成做視障朋友ê模範。伊kā伊ê成長kah求學過程寫出來,鼓勵視障朋友立大志,努力向前,mā hō͘ 社會人士減少對視障者ê誤解kah偏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