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袍.白杖》盲人醫師自傳【前期文章索引】

《白袍.白杖》第十章 有人tī Chia 無?2018.05.20

(關係另外三千pái bē-tàng kā物件tàn入去籃á裡,真明顯ê解釋是,頂面hit-ê人有真chē tāi-chì ài操心,無法度時時刻刻看顧我。)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九章 好朋友Wayne2018.05.13

後來,Wayne去Michigan州接受外科醫生ê訓練,阮就án-ne各奔前程à。我懷念阮之間ê友情,m̄-koh,阮兩人一定tio̍h各自去開創前程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八章 Hō͘ 醫學迷Tio̍h2018.04.08

這有證實我tī訪問伊ê hit-ê悲慘ê一工所感覺tio̍h ê:伊teh講hiah-ê話ê時,心內ê苦楚並bē輸我。伊無一絲á惡意,kan-taⁿ是真誠懇想beh幫贊我閃避挫折kah無快樂,tú親像阮老母一向有ê懷疑主義態度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七章 盲人約會2018.04.01

相比之下,tī意大利,守衛仝款會衝過來,m̄-koh一旦in發見我是盲人,to̍h苦bē得趕緊掠我ê手去摸siōng精彩ê所在,驚我kiám-chhái會làu-kau某一kóa物件。意大利chiah會堪得hông稱做浪漫ê國度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六章 行入明眼人ê世界2018.03.25

六年來,我ê輸贏記錄是一半一半,m̄-koh,其中有五年我hông選做校隊,而且真ài穿Bobbie阿姊為我付一半錢買ê校隊制服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五章 盲人學校2018.03.18

四年後,我認為離開Overbrook盲校ê意思是講回歸正常,意思是講我已經無親像以前hiah-ni̍h-á盲目ā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四章 是Án怎伊Bē-tàng家己去The̍h?2018.03.11

她kah-ná理所當然認為我會進入大學,因為án-ne,後來我家己mā chiah會án-ne認為。Bobbie不時hō͘ 我難題,她án-ne做是ǹg望我kah明眼人仝款,擔當家己ê責任,而且,只要可行,to̍h ài kah其他ê人仝款,盡力去做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三章 當世界變kah烏暗2018.03.04

我想in tī今á日會做出koh khah好ê決定。Hit-ê拜六,1958年2月15,情人節ê第二工,是我明眼生活ê最後一工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二章 做一个盲人2018.02.25

無久,電梯門開,來到我上課ê hit層樓,有人tī我ê後面擠beh ài會先出去,phng-phng-háu,講一聲:「失禮!Hō͘我先過,Hartman。」 絕對無m̄-tio̍h,he 是「你知影是啥人」教授ê聲音。

《白袍.白杖》第一章 真正ê醫生tī tó位?2018.02.18

有時chūn,hiah-ê懷疑者kah in ê質疑會hō͘人厭(ià)kah想beh o̍at頭to̍h行,m̄-koh,想beh避開in實在是比登天koh khah難。

《專文推薦》 一位視障醫師ê艱辛求學路2018.02.11

了後,伊畢業à,成做美國(有可能mā是全世界)第一位得tio̍h醫學博士學位ê盲人,新聞、電視熱烈慶賀報導,伊ê成就成做視障朋友ê模範。伊kā伊ê成長kah求學ê過程寫出來,beh鼓勵視障朋友立大志,努力向前,mā beh hō͘ 社會人士減少in對視障者ê誤解kah偏見。

《白袍.白杖》譯序2018.02.04

陳五福醫師在世ê時chūn常常講:「盲人啥物tāi-chì lóng ē-tàng做,除了開車kah做外科醫生以外。」Tú-tio̍h大衛·哈特曼(David Hartman, M.D.)醫師了後,.....